标签大全RSS订阅百度地图谷歌地图
当前位置传奇私服新开传奇

内容详情

找传奇SF就来吧!

江湖最后一个战士(三)

  • 作者本站
  • 来源网游
  • 点击4
  • 日期2018-10-27 20:09:22

战士因为宝石事件,一时臭名远扬,走到哪里都有形形色色的吃瓜群众议论着,“喏,这个就是捡霸天魅爱情宝石的人,那个人啊,捡了自己会里人装备不还的,我们小心些,他人品不好”。

 

战士成了过街老鼠,但凡打得过他的号,都会不需要理由的和他打起来。打着正义的旗帜,馋涎着战士的装备,想爆下来也是无可厚非;小号对他嗤之以鼻。除了那几个传奇私服老家伙,天天拉着他家里长家里短的安慰着。 

 

战士是孤单的,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还坚持玩这个游戏,也许是为了怀念他那些不上线的朋友,也许是中了一个传世毒,待这游戏一次次的失望,才会最终离开,也许真的是寂寞惹的祸,但是现在战士还是决定不离开,最少是现在,不会因为一个杀马特的女人而离开.

 

战士被这次的事情伤的有点重,此前为行会抛头颅洒热血,结局却如此不公,好一段时间都耿耿于怀。虽然对面行会的老大几次三番的来喊他入会,但是战士只想做一介散人,至少现在不想入会。 

 

对于一个资深的传世粉玩家,每个夜晚,必定是和游戏先亲密接触,然后再各回各家抱另一半。夜总是孤独的,点燃一支烟,狠狠的吸一口,吐出几个烟圈。


夜,也是神秘的,白天的喧闹,被夜色慢慢带走,留下空阔的马路,孤独的马路,还有一群群骚动的男女。 

 

战士总是矛盾的,内心有些拒绝上游戏,但是一到点,却又忍不住的上线。就像鸦片,明明有毒,却又戒不掉。

 

道士一上线就会像小鸟一样围着战士转,道士有一颗玻璃心,觉得战士这次肯定是伤的深。传奇私服同情心泛滥。道士就像阳光,一缕缕照进战士冰冷的内心深处。


慢慢的战士恢复了以往的样子,上线,任务,打架。只不过道士不在的时候,战士总感觉游戏好像少了些什么。但凡道士一上线,战士内心总有一丝悸动。

  

摘星台上看星星,落霞码头看大海,紫气东来诉衷肠,热砂荒漠的大海边,战士一手牵红麒麟,一手牵着小道士,慢慢的欣赏着海景,夕阳西下,把两个人的身影拉的长长的。没有杀戮,没有纷争,无关装备,“真好”,战士感叹道。

 

此时小道士忽然抽噎起来,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。“我要离开游戏了,你珍重,很高兴能认识你,这里就是我的游戏生涯最后的下线之地”。

 

战士听后一阵诧异,不,不,为什么?小道士呜咽道“因为现实生活中,遇见一些困难,如果不去孤注一掷地拼搏一番,那就枉对自己的青春年华,如果以后我成功了,我还来游戏找你,但愿你还记得我”。

 

战士伤心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慢慢的松开小道士的手,小道士深情得注视着战士,“保重”,鼠标一点,游戏角色已删除。沙漠里,留下战士一人。

  

战士一人伫立在海边,呆呆的看着大海,和小道士的点点滴滴,就好像夜空中绚烂的烟花,虽然很短暂,但是很美丽。伤感慢慢的袭上心头,点燃一支烟,莫名的难受。 

 

(六)

 

时光如俊,岁月如梭,一转眼过去三四年,当初的战士已不是那个小战士,经过几年的氪金,冲级,已经变成了超级战士。他已经习惯了游戏的尔虞我诈。只是一个人的时候,老会想起当年的小道士,想起他牵着小道士沙漠看海。

  

于是他的个性签名一直都是“沙漠看海别样精彩”。期望有一天可以再看见她,尽管战士一度认为自己号小了,也经过卖号,买号,但是名字一直没有改,他期望有一天能和小道士重逢。

  

南方的小道士,经过几年的打拼,已经在传奇私服大城市安家立业,繁华的都市,车水马龙,小道士每天都忙于生活,偶尔有空的时候,心里面便会想起那个骑麒麟的战士。

 

“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了,是否已经离开了?”传世真是个毒,几年过去了,也让小道士牵扯挂肚,落霞的桃花应该依旧艳丽吧,或者已面目全非了,沙城的海水应当是清澈见底的吧,有时间应该去看看的,”小道士念叨道

  

一个无聊的下午,道士又一次把游戏下载好,怀着忐忑的心,点开了那个熟悉不过的登入界面。呵呵,还是沙城那个海边,拍拍身上的灰尘,梳了头,在海边洗了把脸,海水倒映出道士清秀可人的脸庞,身上的道衣随风飘扬。

  

招出几年未见的骷髅宝宝,摸摸宝宝的头,“好久不见,我的小宝宝”。道士满心欢喜,点开了好友界面,寻找着战士的身影。


可是怎么找也没有找到。道士不知道战士早已把号卖了,换了另外一个号。终于在排行榜上,道士找到战士的名字。可惜已经连好友都不是了。

 

“嗯,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也许他已经把我忘记了,我刚刚苏醒,他却已经威风八面了,也许他已经在游戏里面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玩伴了,还是不去打扰了,把我删了,肯定是不想见我了,这只是一个游戏,我太傻了”。

  

传奇私服士很纠结,既想再见见战士,又想不失尊严。好吧,就当陌生人吧。于是在道士的边上,练起了一个法师角色,起了一个不起眼的名字,默默的做起了新手任务。


终于,新手村的老兵,看着小法师勤勤恳恳的任务升级,作为报酬,送了小法一张去中州的船票,小法迫不及待的登上小船,一心想再看看中州的繁华,还有让她时常挂念的战士。

  

法师背着几件粗布衣,拿着木剑,风尘仆仆的进了中州城,几年未见,中州城还是热闹非凡,各路大神,聚集在此,个个装备都比当年高了几个档次,相比之下,小法就好像乞丐。

  

沙城已经不是霸天虎的天下了,早已被新生代神豪占领,不过霸天虎还是那么的神豪,站在水池边威风凛凛,手上的屠龙宝刀被他磨得雪亮雪亮,只见边上一名年轻漂亮的法师挽着霸天虎的胳膊,两人正在荷花池欣赏金鱼呢。

  

霸天魅已经不知去向了,霸天虎终于不爱她的红唇,不爱她的杀马特了。中州城一直流传着霸天魅被霸天虎关入了小黑屋,打入了冷宫,不知道何时才放出来的传闻。

 

“一代新人换旧人,游戏真现实”小法感叹到。继续在中州城溜达,忽然之间一个熟悉的传奇私服名字映入眼帘,“那,那不是战士么?对,是他”小法内心一阵窃喜,真的看见他了。

标签